余华、毕飞宇、叶兆言:中高考作文 让孩子听老师的

近日,余华能不能教中高考作文一事引发网友热议。其实,早在2017年,第五届新少年全国中小学生作文大赛的阅卷工作中,担任复审专家评委团的余华、叶兆言、毕飞宇三位文学大咖就讨论过相关话题,还与一线语文老师进行了一场“论战”。双方就如何培养孩子的写作水平,以及中高考作文等话题,进行交流。回顾当时的内容,今日依旧值得每位家长、学生一看。

谁说写作文必须真情实感

把假的写真也是才华

有一位语文老师提问:“我们总跟学生说写作文要有真情实感,什么才是真情实感?如何看待虚构和真实的问题?”

余华给出的答案十分“非主流”,让人意外。他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:某年和著名作家王蒙一起给一个作文比赛当评委,大家都被其中一篇作文感动了,文章写的是作者在父亲临终前,时间倒转回到自己出生的时刻。评委们一致认为,这是作者的真实经历,一致给予他一等奖。结果事后,主办方了解到这篇作文是孩子虚构的,作者的父亲并没有过世,于是打电话给余华,问怎么办。

“他们问我,是不是不能给那位学生一等奖?我说,如果写的是假的,那得给特等奖啊!”余华老师此话一出,在座的人全都笑了,“如果作者可以把假的写得和真的一样,那就是才华。”

叶兆言也说:“其实真情实感这个东西,可能对孩子来说有点难以理解。其实,写好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(写作)靠真靠假都可以!”毕飞宇总结。

文学家怎么教自家孩子写作文

余华:我辅导孩子经常拿低分

作为大作家,是不是在孩子的写作教育上有先天优势,赢在起跑线了呢?作家是怎么辅导自己的孩子写作文的?这是大家都想窥探的秘密。

然而余华的答案又让大家跌了眼镜了。“我给孩子写作文时提的意见,孩子写出来都拿了低分。”余华笑道,“后来,他就觉得我特别不靠谱,再也不听我的了。”

叶兆言也说,一定要让孩子听老师的。毕飞宇则说,从来不辅导孩子写作,只建议孩子多看些书。

“(在辅导孩子作文这方面)我觉得不是作家和语文老师的区别,而是人和人的区别。”余华说,“因为每个人对写作的口味不同,(打低分的)老师可能正好不喜欢你的风格。”

语文教学

不是要教出作家

在语文老师对孩子写作方面能起到什么作用这个问题上,三个作家产生了分歧,当场“撕”了起来。

叶兆言认为,中小学的作文教学,主要是提高孩子的写作能力。

“其实好的语文老师,不用把所有精力花在作文上,语文还有很多其他的内容。”叶兆言说,“在写作上,语文老师教会大家记叙、议论,写作的每一块能力都教过就可以了,更重要的是普及。中学是教不出作家的……”

叶兆言还没说完,毕飞宇就坐不住了:“这个我不能同意!”

原来毕飞宇的母亲是小学语文老师,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。“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有发言权的。”毕飞宇说,“我不认为作家是大学教授培养出来的,但每个作家背后,一定都有一个杰出的中学语文老师。因为知识是任何时候都能获取的,但审美趣味是青春期前后就形成了。所以好的中学语文老师,如果能遇到一个有天赋的孩子,这样的互动是很迷人的。我的父亲真的是个好语文老师。他没事拉着我散步的时候就给我讲唐诗、讲文章,给我的影响很大。”

虽然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分歧,但是三位还是一致认为,语文教学并不是要教出作家。另外,大咖们都建议,孩子们更重要的是要多读些书。一个经常读好作品的孩子,写出来的东西,肯定比经常读“垃圾作品”的孩子要好得多。

高考作文一般都要求议论文

作家们对此一致叫好

有位语文老师提了一个自己感到十分困惑的问题:现在的语文教育,不同阶段对于学生作文的要求是不一样的。比如初中阶段,老师都教学生写记叙文,因为中考要考嘛,这就要求孩子有想象力,要有文采。到了高考,作文一般都要求写议论文,经过训练后,学生们的想象力越来越差,文章的文学性也不够了。

让人意外的是,对于高考要求写议论文,作家们居然都大声叫好。

“高考作文考察的不是文学能力,我是议论文的拥护者。”叶兆言说。

毕飞宇则拿儿子举例,他的儿子有一次问他,老师让我写一个题目,我觉得一句话就能写完,为什么老师给我低分?

毕飞宇说,“写作文培养的是逻辑区间。200字和800字的逻辑区间是不同的,这就像游泳,能游20米的就能游2000米,但是如果你只能游3米,到第4米就可能沉下去了。高考选拔的是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,而不是选作家。800字的议论文,就是考察一个人有没有基本的逻辑能力的一个很好的标准,这和从前科举考八股文是一样的。”

(责任编辑:杨卉_NQ4978)

发表评论

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